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54章 步步清风步步莲

作品:我真不是隐世仙人|作者:富偶然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20-09-29 06:53:58|下载:我真不是隐世仙人TXT下载
  “我已经问过了,云梦县城距离枫叶镇太远了。”秦逸凡说道。“一来一回需要两三天时间,你是知道的学堂离不开我。”

  “我倒是忘了这茬。”安灵羲说道。如果是她要去云梦县的话,脚踏梅枝,三两个时辰就到了。

  “要是有人能御剑飞行,带我去就好了。”秦逸凡说道。

  秦相公这是在暗示我?安灵羲听了怦然心跳,如果能和他一起踏梅枝飞行,想起来黑有点浪漫呢。只可惜我的修为境界不够,不能载两人。而且梅枝法宝不够大,要是两个人的话,连上面的梅花都踏掉了。

  而且还有两箩筐书画,这书画占地面积太大,风的阻力也会很大,里面的卷轴还会被吹的满天飞。

  ……

  槐荫镇。

  一辆马车从城外的绿草如茵的道路上行驶而来,车上坐着秦逸凡黄依蓉和安灵羲,行辕上坐着两名护卫。护卫是驿站里的人,专门护送乘客,因为一路上有可能碰到比较厉害的妖物。

  眼看快到城门口了,槐荫镇的景色出现在秦逸凡的眼前。清澈平静无波的槐荫溪,以及两旁种满的槐花树。

  槐荫溪畔,安居乐业的人们。

  这槐荫溪深处通往阴阳两界,槐树生性属阴,槐字是木旁加个鬼字。不过,其景色却是美得醉人。

  微风拂过,槐花漫天漂飞。

  青草未雨,槐花先雪,正是人间好时节。

  “秦大哥,这槐荫镇上有一种美酒,叫做槐花醉。是当地人用槐花酿的,而且必须是三月的槐花,味道非常的不错。等下进了槐荫镇,我先去给你买一壶来尝尝。”黄依蓉说道。

  “槐花醉啊,那可是好酒,我们兄弟俩没事就会去喝两盅。”车外的护卫说道。

  “还有好酒?”秦逸凡眼睛一亮,看到眼前的景色,想到美酒,突然诗兴大发,“我要做一首诗!”

  “秦相公要作诗,好啊!”安灵羲拍手叫道。

  秦逸凡念道:

  “槐荫镇上槐花天,槐花飘零槐花仙。

  二两槐花酿做酒,酒香不及你温柔。”

  二两槐花酿做酒,酒香不及你温柔?黄依蓉听了,眼睛一亮,低头窃喜:秦大哥这句说的是我吗?

  安灵羲听了,绝美的脸蛋一红:秦大哥诗句里的你,指的是我?我给他洗衣做饭,铺床叠被,很温柔的呢。

  “花开花谢年年似,缘来缘去终等闲。

  本是天外逍遥客,却因浊酒恋尘寰。”

  秦逸凡继续念道。

  本是天外逍遥客,却因浊酒恋尘寰?安灵羲听了心中一跳:他这句,是暗示自己本来是天上的仙人,是因为留恋世俗世界的我,这才留在人间的?

  而实际上,秦逸凡这句的意思,暗自的是自己本来是穿越过来的,地球不就在北斗修仙界的天外吗?却因浊酒恋尘寰,说的是他已经渐渐喜欢上这里的生活了。

  “三里清风三里路,步步清风步步莲。

  欲寻槐花觅仙缘,仙凡却在醉梦间。”

  秦逸凡继续念道。

  这一句的意思是说,自己虽然来到这个世界,却不能修仙。想要找槐花寻求一个仙缘却得不到,只能把仙人凡人当成喝醉了后的一场梦。

  而安灵羲听了,却是心中颤抖:步步清风步步莲,秦仙人这句诗,是说他已经到达了步步清风步步莲的境界?

  “秦相公真是个雅人啊!”赶车的老者夫说道,“老夫赶了一辈子马车,也送过不少赶考的书生,他们都没有秦相公这么风雅。”

  “哪里哪里,信口胡诌而已。”秦逸凡说道。

  “如果秦相公想要去中州京考,我兄弟愿做贴身护卫。”行辕上的武者说道,“以秦先生的才华,说不定能中个状元什么的。”

  “呵呵,我对考取功名没多大兴趣。”秦逸凡说道,“就在枫叶镇里开个学堂,闲暇时分写写画画,我就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  “那真是太可惜了。”车夫说道。

  就在几人说话的时候,马车已经停在了城外的驿站里。付钱之后,黄依蓉和安灵羲帮秦逸凡把装画的箩筐搬了下来。

  虽说有两箩筐的画,其实并没有多少。书画不是别的东西,可以折叠。书画要是折叠的话,就算坏了卖不出去。一个卷轴放进去就占用了很大空间,全部加起来,也就只有十来幅而已。

  进入槐荫镇之后,就在城门口摆起了画摊。

  三人把卷轴取出来打开,挂在旁边槐花盛开的树枝上。很快,他们的身旁就挂满了各种书画。龙飞凤舞铁钩银画的字帖,山清水秀意境深远的画……瞬间给槐荫镇外面,增添了一抹书香气。

  这次秦逸凡并没有带自己的大作来,诸如《兰亭序集》《清明上河图》《关中金石文考》……这些作品尺寸都太大了,拿来了不好摆下。而且那些都是他呕心沥血的作品,拿来了没人出得起高价,他也不愿意便宜卖掉。

  因此,他这次只带来了一些小作品。

  树上的坏坏零星的掉落下来,落在书卷画卷上,秦逸凡轻轻弹掉。为了卷轴不至于被风吹被树枝刺破,又在卷轴下面拴上一块小石头。

  “秦大哥,小梅姐姐,你们两个先在这里守着,我去镇上给你们买槐花醉。”黄依蓉说道。

  “去吧。”

  情况果然和安灵羲预料的一样,他们的生意并不好。槐荫镇的居民和枫叶镇的居民一样,没几个愿意花闲钱买观赏品。

  倒是时不时的有一些人驻足观望了一会儿,他们都是被安灵羲的身段所吸引,都是来看她的。

  没多久,黄依蓉买了槐花醉回来,秦逸凡接过来喝了一口,果然是酒香醇厚,里面还带有槐花的花香味。

  没有生意变四处张望起来,看看来往的过客。

  “秦大哥,你看江边那个书生。”突然,黄依蓉指着槐荫溪说道。

  秦逸凡转头看去,果然看见有个书生,大约二十多岁年纪,穿着一身书生服,站在江边盯着江水发呆。

  “我早就看见了,他从早上到现在就一直盯着江水看,保持着一个动作,动都没有动过。”安灵羲说道。